必威體育|官網
菜單導航

2020首席展望|南方基金史博:科技龍頭成超額收

作者: 必威體育 發布時間: 2020年02月22日 12:26:30

送走2019年,A股市場開啟了2020年的新一輪行情。
A股市場在新的一年里會怎么演繹?雙位數的指數漲幅還能重現嗎?中國資本市場與宏觀經濟的發展前景又會如何?澎湃新聞記者近期采訪了多位券商首席策略分析師和基金公司基金經理,為投資者梳理出2020年的投資脈絡。
本期刊出的是1月21日對南方基金副總經理兼首席投資官(權益)史博的專訪。

2020首席展望|南方基金史博:科技龍頭成超額收

史博照片
展望2020年A股市場,史博認為,全年市場震蕩偏樂觀,其中企業盈利將成為行情的核心驅動因素,更看好周期、科技、消費三大領域投資機會。
史博表示,進入2020年,全球經濟邊際改善,國內政策釋放出積極的穩增長信號,市場對經濟復蘇的預期提升。近期,部分指數和行業估值已修復到歷史中位數附近水平,估值進一步擴張的彈性減小,預計企業盈利對市場的影響將更加突出。當前PPI、企業盈利、庫存周期均處于較低區間但已經開始有所反彈,因此,對2020年市場的整體判斷是震蕩偏樂觀,但同時應當降低收益預期。
具體到行業投資機會,史博認為,最近發布的經濟金融數據表現出社融存量增速穩定、信貸結構改善、制造業PMI回升、PPI反彈、庫存周期處在較低區間、汽車和地產竣工修復、基建穩增長加大力度的特征,經濟有望逐步呈現弱復蘇態勢,需求企穩將對有色、建材等上游周期和銀行、地產等低估值板塊形成支撐,這些周期行業估值有望得到修復。
“科技龍頭在2020年大概率成為超額收益的主戰場?!?019年科技板塊漲勢如虹,不少個股估值已經較高,但史博認為,在當前市場環境下,不必過度擔心科技股的“估值貴”和“漲得多”。在成長股高增長階段,特別是加速增長階段,盈利的趨勢性更為重要,并且上市公司的盈利預測會被不斷上調,高估值能夠逐步被高盈利增長消化。
對于消費行業,史博表示,“現金流穩定、ROE穩定”的消費龍頭值得長期關注。
史博在資產管理行業從業超過21年,做基金經理已超15年,Wind統計數據顯示,他管理過的基金平均年化收益率達7.38%,管理的南方智慧精選2019年實現收益60.1%。
下為澎湃新聞記者對史博的采訪實錄:
1,澎湃新聞:回顧2019年,你對于行情最大的感受是怎樣的?
史博:
如果用一個詞來總結2019年到目前為止的市場,我看到的是結構性牛市。一般而言,如果在不到一年的階段,市場上有20%-25%以上的上漲,都可以算作牛市,這是國際通用的準則。
2019年雖然指數單邊上漲幅度沒有這么高,但整體而言公募基金股票及偏股型的平均收益遠遠超過這個水平,也就是說,在機構投資者能夠把握的市場機會中出現了結構性牛市。
2,澎湃新聞:展望2020年,你覺得投資者在做大類資產配置的時候,應該如何去配置投資組合?
史博:
從全球市場的角度來看,過去兩年表現較差的指數就是港股指數。Wind數據顯示,2017年年末,29000多點; 2018年1月,32000多點;2020年1月,28000點出頭。另外,港股分紅也處于歷史低點。從價值角度來看,全球市場我最看好港股。港股中的龍頭成長股估值很高,而價值股的估值相對低。
對于A股,只要能發掘自下而上的機會,A股就是很好的投資領域。2020年,權益類資產的結構性機會較多,而且不僅僅是指數(特別是綜合指數),還可以把資產范圍由國內擴展到國際,由權益、固收擴展到商品、黃金等其他種類的資產。
在全球低利率、貨幣超發的背景下,我看好黃金,而對黃金略有威脅的是數字貨幣。如果數字貨幣沒有風起云涌,我們甚至可以把黃金跟數字貨幣當作可以互相替代的資產。這類資產的特點是,利率降低時價值或抬升。另外,由于經濟見底,油價波動并不穩定,所以很難對此類資產的價值進行準確判斷。
3,澎湃新聞:你對2020年的宏觀環境和市場機會有何看法?會延續2019年結構性牛市么?
史博:
我們對2020年市場的整體判斷是震蕩偏樂觀,但市場表現的核心驅動因素跟2019年相比會有所不同。2019年全球大類資產出現風險資產和避險資產同漲的局面,核心驅動因素為全球經濟下行導致央行出現降息潮,貨幣政策寬松帶來的無風險利率下行使得股票市場估值出現明顯修復。進入2020年,全球經濟邊際改善,國內政策強調完成全面建成小康社會和“十三五”規劃目標,保持經濟運行在合理區間,釋放出積極的穩增長信號,市場對經濟復蘇的預期抬升。今年以來部分指數和行業估值修復到歷史中位數附近水平,估值進一步擴張的彈性減小,預計企業盈利對市場影響將更加突出,當前PPI、企業盈利、庫存周期均處于較低的區間,目前已經開始有所反彈,因此我們對2020年市場的整體判斷是震蕩偏樂觀,并且應當降低收益預期。
2020年初的降準總體符合市場預期,體現了央行既要彌補流動性缺口,又要降低資金成本的意圖,同時起到配合專項債發行的效果。一方面,李克強總理近期在四川調研時表示,將進一步研究采取降準和定向降準、再貸款和再貼現等多種措施,降低實際利率和綜合融資成本,另一方面,貨幣政策需要提前釋放流動性,以對沖年初節前的流動性壓力,以及存量貸款換錨帶來的影響。2019年12月政治局會議和中央經濟工作會議對貨幣政策的定調為“穩健的貨幣政策要靈活適度,保持流動性合理充裕,貨幣信貸、社會融資規模增長同經濟發展相適應,降低社會融資成本”,年初降準也與政策基調一致。年初降準有望進一步提振市場情緒,結構上對大金融板塊構成利好。
4,澎湃新聞:展望2020全年,哪些行業更具投資機會?
史博:
2020年我們更看好以下三個領域的投資機會:
第一是經濟周期弱復蘇,最近發布的經濟金融數據表現出社融存量增速穩定、信貸結構改善、制造業PMI回升、PPI反彈、庫存周期處在較低區間、汽車和地產竣工修復、基建穩增長加大力度的特征,盡管中長期來看,經濟增長仍有下行壓力,但短周期來看經濟有望逐步呈現弱復蘇,需求企穩將對有色、建材等上游周期和銀行、地產等低估值板塊形成支撐,這些行業估值有望得到修復。
第二是科技產業周期景氣上行帶來的投資機會,從歷史經驗來看,在3G和4G建設周期和隨后的應用周期中,成長板塊均顯著跑贏大盤指數,當前5G建設已經開始,5G應用處于“小荷才露尖尖角”的狀態,隨著5G科技產業周期的爆發,科技龍頭在2020年大概率成為超額收益的主戰場。
第三是可持續的高ROE,從美國經驗來看,在經濟和利率中樞下臺階過程中,各類產業中業績有望維持穩定或者是能夠保持高速增長的,多集中在消費和科技領域,而從長期維度看,消費股是“持股體驗感”較好的板塊,“現金流穩定、ROE穩定”的消費龍頭值得長期關注。
從長期維度看,消費股是持股體驗較好的板塊,從過去十五年的經驗來看,消費股在較大部分時間能跑贏大盤指數,而其他板塊勝率均遠不及它。當前全球負利率的環境,是“現金流穩定、ROE穩定”的消費龍頭公司值得長期關注的重要背景。從美國經驗看,經濟轉型時期,消費類龍頭走出長牛的概率遠高于其他各產業,結合當前國內宏觀及市場背景,我們繼續看好消費板塊成為穿越牛熊的主力軍。
5,澎湃新聞:2019年科技板塊漲勢如虹,不少個股估值已經較高,2020年科技股為什么還值得投資?
史博:
當前市場環境下無需過度擔心科技股的“估值貴”和“漲得多”。在成長股高增長階段,特別是加速增長的階段,盈利的趨勢性更為重要,并且上市公司的盈利預測會被不斷上調,高估值能夠逐步被高盈利增長消化。2020年,基于5G無線網絡端、手機等消費電子終端確定性高,5G應用有望逐步崛起,云游戲和超高清視頻等5G應用快速發展,硬件依存度將進一步提升,龍頭科技股盈利有望持續快速增長,科技板塊有望成為2020年取得超額收益的關鍵。
6,澎湃新聞:如何看2020年消費股的投資機會?
史博:
從長期維度看,消費股是持股體驗較好的板塊,從過去15年的經驗來看,消費在較大部分時間能跑贏大盤指數,而其他板塊勝率均遠不及此。當前全球負利率的環境,是“現金流穩定、ROE穩定”的消費龍頭公司值得長期關注的重要背景。從美國經驗看,經濟轉型時期,消費類龍頭走出長牛的概率遠高于其他各產業,結合當前國內宏觀及市場背景,我們繼續看好消費板塊成為穿越牛熊的主力軍。
7,澎湃新聞:以行業龍頭股為代表的“核心資產”同樣已有較高漲幅,未來市場還會集中追捧核心資產嗎?
史博:
首先,核心資產是動態變化的,行業內的上市公司在成長為行業龍頭的過程中,前期的漲幅一定是十分可觀的,所以核心資產不便宜,也不會便宜;其次,核心資產具有經營穩定、透明度高的特征,是行業的中流砥柱,機構投資者對核心資產關注度高,近年來,隨著外資等機構資金的不斷流入,A股市場的有效性明顯提升,一旦核心資產出現明顯低估,機構投資者就會買入,從而使核心資產回歸合理價值。因此,應當從長期維度對核心資產進行考察,賺核心資產長期盈利增長的錢,我們認為市場仍將長期關注這部分優質資產。
8,澎湃新聞:如何看待外資持續流入對市場風格的影響?這種流入方向及速度會持續么?
史博:
從陸股通持股來看,外資重倉股票涵蓋了消費、金融、科技、周期等各領域龍頭,基本代表了A股較優質的公司,尤其對質地優異和經營穩健的龍頭公司青睞有加,外資流入將對優質資產形成價值的持續重估。展望未來,盡管MSCI納入比例提高帶來的被動資金流入存在一定的不確定性,但主動資金流入主要取決于對A股市場的預期。從長期維度看,A股外資流入仍有較大的增量空間:一方面,MSCI、FTSE及標普道瓊斯等國際指數公司納入A股的進程仍在不斷推進,A股對外開放水平未來仍將不斷提升;另一方面,相比日、韓、中國臺灣地區等股票市場外資持股比例,當前A股的外資持股比例仍處于相對低位,A股對外開放仍有較大空間。因此,未來相當長一段時間內,外資持續流入A股有望成為常態。
9,澎湃新聞:2020年市場主要風險是什么?
史博:
我們認為2020年市場表現的核心驅動因素是企業盈利,由于2020年以GDP為代表的量小幅回落疊加PPI為代表的價企穩回升,上市公司盈利企穩的概率較高,市場對此預期也較為一致,分歧在于盈利回升的幅度,這也將決定2020年A股是向上提估值還是向下殺估值。2020年市場潛在風險包括美國大選和地緣政治的不確定性、通貨膨脹超預期上行等方面,還有一個值得關注的風險在于股票市場短期上漲后再融資、IPO、產業資本減持等因素對A股資金形成壓力。
10,澎湃新聞:介紹下自己的投資風格?
史博:
我認可的投資內核是以研究驅動投資,理性投資,深入思考,這是我最認可的南方基金的投資文化和投資價值。
做投資要有思考框架,還要有信息的篩選過程,我們每天接觸到的信息量非常大,基金經理想勤奮是最容易的,每天從早到晚看研究報告、上市公司報告都看不完,這就是當年孔子所說的“學而不思則罔,思而不學則殆”。
既要吸收信息,在吸收信息的同時又要有自己的思想框架,在投資思想框架中,宏觀分析架構非常重要,思想架構盡可能觸及范圍更廣,這種宏觀分析架構不是宏觀經濟學中的數字,而是能把投資和生活的方方面面進行綜合,大到世界局勢的變化,中到貨幣政策、監管部門制定的政策方針指引,小到上市公司行為、社會思想潮流的改變,把這些綜合到一起,形成自己的架構,在這個架構之下仔細篩選尋找標的。
在機構主導的市場,大家越來越認識到隨著人的壽命的增長,每個人都是長期投資者。一是壽命的增長,二是能獲取的無風險收益比較低,這時必須通過投資來保證能跟得上社會的進步,大家都是長期投資者,率先從市場短期波動中走出來的投資者一定能獲勝。
最先走出來的是美國的長期優秀投資者,像巴菲特,國內的機構投資者也越來越多認識到這個趨勢,看明天是最不清楚的,如果時間長一點,找到我們能看清楚的地方,理性合理的進行布局,就能為投資者獲取相對不錯的回報。
11,澎湃新聞:會通過哪些指標判斷市場?
史博:
要尋找有長期競爭力的企業,要用長期眼光選行業和公司。另外,要準確把握企業估值,抓住消費、科技等領域的投資機會。投資者在做決策時,不能只看利潤表,還要關注資產負債表和現金流量表。兩三年前,A股主流投資只看PE,只重視利潤表,但市場變了,這樣的辦法已經行不通了。利潤表比較容易粉飾,而資產負債表、現金流量表比較難以進行粉飾。只看到一張表數據不錯就貿然投資,會比較容易踩雷。2020年,投資者要更謹慎,三張表都關注,在更穩健的基礎上投資。
而在市場經歷調整的時候,一方面降低倉位是一個有效的控制風險的辦法。另外一方面買一些現金流比較好、高股息或者能真正兌現成長的公司,防御性也較好。拉長時間來看,每年市場利潤增速最快的前10%公司,累計超額收益非常明顯,只是我們有沒有能力把這些公司選出來。
在選擇優質公司時,不僅看它的利潤表,還要看資產負債表和現金流量表。我們注意到,股市中的黑天鵝,雖然有一定的外部因素影響,往往也有其內在因素。例如杠桿率較高,資產負債率較高,企業盈利能力水平高但現金流不足等問題。
在市場低迷時需要控制好回撤,努力積累安全墊。同時,如果遇到能力圈范圍內可把握的機會,需要主動出擊。

特別聲明:以上內容(如有圖片或視頻亦包括在內)為自媒體平臺“網易號”用戶上傳并發布,本平臺僅提供信息存儲服務。

财牛汇配资